《中国教育报》:(梁凯音)国际话语权:文化强国的必然要求
2011-12-06
            (《中国教育报》2011年12月6日第11版理论版)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决定指出:“创新对外宣传方式方法,增强国际话语权。”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中国作为责任大国走上了国际舞台,争取更多的国际话语权,是中国应对当前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体系的一种诉求,也是与中国的国家利益及其在国际事务中所承担的责任相适应。如何正确定义国际话语权、增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是学习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实施文化强国战略迫切需要解决的一个重要问题。

    话语权:

    国际事务中的博弈赢家

    国际话语权是以国家利益为核心、与国际环境密切相连,并体现知情、表达和参与权利的综合运用。就其内涵而言,这一话语权就是对国际事务、国际事件的定义权、对各种国际标准和游戏规则的制订权以及对是非曲直的评议权、裁判权。掌握国际话语权的一方尽可以利用话语权优势,按自己的利益和标准以及按自己的“话语”定义国际事务、事件,制订国际游戏规则并对事物的是非曲直按自己的利益和逻辑作解释、评议和裁决,从而获得在国际关系中的优势地位和主动权。

    国际话语权主要涉及五个方面:话语施行者、话语内容、话语对象、话语平台和话语反馈。其中,以国际舞台为背景的话语平台主要表现有:公众媒介,包括传播媒体、互联网和出版物等,它是当今国际关系发展中极为流行的、公开的重要信息通道;国际会议,包括政府间的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主权国家的对外交流、合作和援助计划,包括政府和民间项目;国际的正式和非正式官方互访活动;民意机构,主要是相关国家的议会,可通过电话、传真、传统邮件和电子信箱等及时与这些相关国家的议员进行沟通,或面对面探讨相互所共同关心的问题并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立场;民间特别活动,可以是因某一个特定的国家主体利益问题而与国际环境相关所引发的公众集会或游行等活动。

    当然,话语反馈是指话语所表达的立场、主张和观点等获得的某种结果。这种反馈可以表现为:话语没有得到任何实际上的反应,毫无效果;话语在某种程度被关注或得到相应互动,这涉及话语最终起到了什么作用的问题。从话语反馈的结果上可以看到,没有作用或结果的话语,就等于是没有话语权。“说话权”和“话语权”不同的一个重要方面是,说话权可以体现为寻找发出声音的权利,而话语权要追求其所表达的话语能被确认。

    全球化时代:

    我们亟需自己的话语权

    全球化进程就其内容而言主要是由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国家的资本及其衍生品所主导,涉及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和社会生活等领域。全球化进程所引发的是,物质和精神产品的流动冲破区域和国界的界限,而人员的跨国界流动成为物质和精神流动高度的综合体现。科学的进步无疑是全球化进程的技术依托,而全球化本质即资本的全球化,主要体现为市场经济体系在全世界的扩张。

    这种全球化进程产生三个问题:一是现在的美国金融危机仍在向全球扩散,但西方世界的资本及其衍生品从没有因此而停止在全球范围内疯狂地追逐利润和获取影响,其结果是南北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广大亚非拉发展中国家远远不能享受到全球化带来的好处;二是新兴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在客观上需要通过世界市场来推动本国社会的建设和发展,人们当然希望“世界多样化”,即对于不同的事情在不同的空间和不同的时间里产生不同的结果能拥有自己的立场,以应对全球化问题的复杂性;三是在全球化进程中如何实现以“平等世界”为基础的“世界大同”理想,反对扩大贫富差距,反对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和社会生活等领域里的国际霸权行为,这是与人类社会的和谐进步密切相关的重大问题。因此,在全球化化进程中,中国不断增强国际话语权尤其重要。

    大国风范:

    国际话语权下的中国抉择

    目前,中国在争夺国际话语权中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第一,话语施行者或者称为话语主体较为单一,在不断提升官方话语主体的国际话语能力的同时,如何培育广泛的民间话语主体是中国争夺国际话语权急需解决的首要问题。第二,话语内容如何被西方国家的民众所理解和接受。由于中西文化的差异,中国的话语如何能够让国际社会广泛接受是中国争夺国际话语权急需解决的第二个问题。第三,话语对象的选择如何做到多样化。对不同的话语对象如何采取不同的策略方针进行有效的争取。第四。如何充分利用国际话语权平台。国际舞台为背景的话语平台很多,对于当今影响力最大的公众媒介需高度重视,以提升国际传播力。第五,如何提高中国的国际话语反馈能力。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不仅要靠有效和灵活的中国政府决策与行动,还要靠中国非官方组织的努力以及中国公民的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

    因此,中国要增强国际话语权主要应在以下几方面下工夫:

    首先,坚持科学的国际观,传播“和谐世界”理念。胡锦涛总书记代表中国提出的“和谐世界”理念需要被国际社会广泛读懂和理解。建设“和谐世界”是适合世界和平、发展、合作的行之有效的道路。面对大调整、大变革的世界,如何传播中国的“和谐世界”理念,这是与增强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密切相连的一个重大实践问题。

    其次,增强中国对外传媒力度,争取海外华人话语有力支持。当今世界公众媒体仍然是国际关系发展中极为流行的公开而重要的信息通道,而中国在争取国际公众媒介的话语权上面临着严重挑战。在如何增强中国对外传媒力度的问题上,除涉及硬性因素外更为迫切关注的是软性因素。中国对外传媒要充分了解自己的话语对象,避免以“套话”、“空话”或“官话”来争取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争取更多的国际话语权也离不开海外华人话语的有力支持,中国应加大力度对他们提供切实和有效的支持。

    再其次,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拓展国际话语权的话语平台。中国要突破传统的思维方式,更多地关注非官方的民间渠道的重要作用。要把“以人为本”的理念体现在中国对外关系的具体实践上,开辟和建设以“和谐世界”为特色的国际话语平台来增强中国在国际事务问题上的话语权。当中国把“人”字放大到足够大时,西方大多数普通民众就开始理解中国,接受中国。

    最后,维护国家的核心利益,展示责任中国的大国风范。中国在国际社会扮演重要角色,所以中国希望在国际事务上拥有更多话语权,是顺理成章的。随着中国以经济力量为主的综合国力愈加强大,其话语权也必将得到不断扩展。与此同时,中国必然也会面临主要是来自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和平崛起进行“骨头挑刺”或“百般挑剔”。身处这种国际环境,中国一方面要以继续维护国家核心利益为原则进行坚定而有力的反击;另一方面也要注重展示责任中国的大国风范和形象。

    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中国正在加速融入世界,而展示一个文明、民主、开放、进步的中国也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