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民:农业合作的重要途径是战略对接
2017-04-05
《国际融资》(2016第12期)报道
 在首届国际产能合作论坛暨第八届中国对外投资合作洽谈会期间举办的“一带一路”农业产能国际合作论坛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志民教授就国际产能合作背景下农业合作的路径发表演讲,他强调: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是一个重要的方向了,而且越走越快。他说
 产能合作是“一带一路”的重要实现形式
 推进“一带一路”,一是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先导;二是以国际产能合作为核心;三是以产业聚集区建设为载体;四是加快推进六大国际经济合作走廊建设为目标和路径。农业现在处于国际产能合作中一个重点推进的领域,各国的政府和民间对农业的产能合作很感兴趣。我在2016年10月10日给农业部管理干部学院举办的一个国际研讨班讲课,主要对象是亚洲国家的农业官员,司、厅级干部。我讲了两个小时之后,没有想到他们那么感兴趣,原计划互动半个小时,结果互动了一个半小时,大家对中国和亚洲国家合作的具体措施和领域以及怎么合作非常有兴趣。
 应该说,我们的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转折期,中国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有两次转折,第一次是1978年,中国打开国门,承接了国际产能的劳动密集型的转移,这一次是以轻纺工业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遇,逐渐发展成加工工业大国。到20世纪90年代,中国又一次承接了终端制造业的调整和转移的机遇,使中国发展成一个制造业大国。今天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阶段是中国对外开放由原来的“引进来”为主转到“走出去”为主。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2015年达到了1456.7亿美元,仅次于美国,高于日本,首次从第三位升到第二位,2015年引进外资额是1356亿美元。中国企业“走出去”已经是一个重要的方向了,而且越走越快。中国企业进入了一个资源控制的新时期,主要是国际产能合作,从中国国内企业的角度来看,是推行供给侧改革,面对经济新常态,也面对世界经济的新时期。从对外开放的角度来看,与沿线国家一起共同参与和引导全球治理,以实现互利共盈,实现超越。我认为农业部应该搞一个“一带一路”农业产业合作规划。为什么要提这样一个建议?2015年文化部制作了一个“一带一路”文化发展规划(2016~2020)。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一个农业现代化规划,希望农业现代化规划2016至2020能与沿线国家合作,战略对接是一个重要的途径。
 农业国际产能合作的主要思路和基本路径
 首先,农业国际产能合作有这样几个主要思路:
 第一,农业产业化与农业国际产能合作已具备前提条件。实际上,工业化是现代化国家的一个阶段,农业的产业合作可以参照制造业产业合作的形式,因为制造业产业合作投入比较快,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农业时代最大的变化是农民从原来的小农经济方式变成了大农场、农业工人的方式,而且我们建立了海外园区,这是我们最早成立的产业合作区,是中国首个国家级的产业合作园区,也是中国农业合作目前最大的平台。
 第二,当前制造业的合作形式是由内向外,难度相对比较大,而农业的产业合作最大的优势应该是农业企业“走出去”,而且农业产能很大一部分会很有市场。因为中国的制造业已经进入了产能过剩的时期,而农业产品是相对短缺的,中国大概有5%的农产品需要进口,所以农业企业“走出去”应该更具有主动性。
 第三,中国提供的政策优势,主要体现在发布科研及农业技术人员的生产操作培训和技术推广和支撑服务等基础上,这对农业的产能合作来说,处于相对比较领先的地位,传承了农业产能合作的主要思路。
 其次,农业国际产能合作的基本路径:
 第一个路径,农业综合体的形式。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了新型工业化的时期,农业的产业化已经成为主导方向,特别是2015年12月,中发产业合作文件中特别提到了一个词“农业综合体”,这有一个基本概念,就是以农业为主导,融合工业、旅游、地产、会展等起码三个以上的相关产业与支持产业形成多功能、复合型的创新性产业结构。
 第二个路径,应该是与发达国家合作,或者说与农业先进的国家合作。中国的农业虽然处于比较领先的水平,但很多发达国家具有更高端的水平。中国虽然有高端的农业水平技术,但我们要达到更高端,就要与发达国家合作,因为发达国家的农业已经不是传统农业,而是现代化农业、信息化农业。因此,要实行强强合作、相辅相成、技术交流,提升中国农业技术水平,提升中国农业产业结构,同时还可以和第三方合作,跟不发达国家合作,跟农业为主的国家合作,可以达到三方受益,进而打造一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利共盈的价值链体系。
 第三个路径,通过国际并购实现产业升级。各国对农业是有保护的,绿地投资难度相当大。中国农业的特点是耕地少而且污染严重,包括农村土地的污染,所以,我们面临着对中国农村土地改造的问题。当然,还包括其他问题,比如农产品成本较高,进口额不断攀升,农业劳动力下降并且老龄化等。海外并购是保证中国农业安全的重要形式之一,也是推动企业进行外延式,实行全球资源配置和全球运营的重要方式。中国在由商品输出向资本输出转移的过程中,农业更具条件。
 第四个路径,大型企业走多元化之路,进军农业并“走出去”。进军农业的企业几乎都是多元化的经营战略,比如说,以农业起家的新希望集团就涉足多个领域;再比如,地产巨头恒大集团早在2014年就宣布进军农业和畜牧业领域。2016年有两起并购在世界上影响巨大。第一个案例是2016年年初中国化工收购了总部在瑞士的先正达,中国化工本来不是纯农业的企业,是以化工为基础的集团,而先正达是以农业为主的大型跨国企业。这个并购案例特别值得研究。第二个案例是2016年9月27日德国拜耳公司收购了美国种业大鳄孟山都。中国企业“走出去”,把农产品甚至是加工以后的农产品回销国内就会走出很好的效益,这样效益高,风险还小,前景更广阔。
 中国农业国际产能合作的主要风险与应对
 第一,很多企业以“裸奔”的形式“走出去”,不管是农业还是其他行业,几乎没有配套,没有民间的其他保障措施。企业“走出去”需要天时地利人和,比如说通过聘请律师事务所、保险公司等提供保障服务,这也是一个应对。
 第二,农业企业“走出去”是否了解所在国的农情和民情?2016年5月我去哈萨克斯坦就遇到了这么一件事,哈萨克斯坦民众集会游行抗议即将生效的《土地法》修正案延长外国人租赁该国土地的年限,他们以为政府打算将国有土地出售给外国投资者,而且以后中国人会更多地落户哈萨克斯坦,他们很担心。可能哈萨克斯坦政府没有做好工作,当然中国到他们那里投资的一些企业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所以民间抗议声音很高,我亲眼看了他们的抗议场面。其实哈萨克斯坦整体对中国还是比较友好的。
 第三,非政府组织的干扰,我们知道非政府组织几乎无所不在,比如说柬埔寨就有5000多个非政府组织,背后都有西方势力支持,而且农业投资一定要与当地政府处理好关系,同时要特别注意从基层做起,要与当地农业合作社和行业协会合作。
 整体来看,中国农业“走出去”的优势大于制造业“走出去”的优势,前景广阔。从长远看,是机遇大于挑战。当前农业产业合作亟待解决的是加快顶层设计,把它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国际融资记者艾亚报道 杜京哲摄影)
 
 网页链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