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论坛》:(王志民)奥巴马版“美国梦”的理想追求与现实落差
2017-04-18
(来源:《人民论坛》2017年2月下)
核心提示: 奥巴马版“美国梦”曾唤起很多美国人对“改变”现状的希望。奥巴马试图通过重建中产阶级、推进医疗改革、主导TPP等举措以解决美国的经济社会困境,重现昔日辉煌。但随着美国垄断资本和金融寡头的不断膨胀,基本矛盾难以调和,经济社会问题积重难返,特别是精英政治与民粹主义相互交织,已经注定了奥巴马版“美国梦”的最终结局。
 
【摘要】奥巴马版“美国梦”曾唤起很多美国人对“改变”现状的希望。奥巴马试图通过重建中产阶级、推进医疗改革、主导TPP等举措以解决美国的经济社会困境,重现昔日辉煌。但随着美国垄断资本和金融寡头的不断膨胀,基本矛盾难以调和,经济社会问题积重难返,特别是精英政治与民粹主义相互交织,已经注定了奥巴马版“美国梦”的最终结局。
【关键词】奥巴马   “美国梦”   中产阶级  奥巴马医改  TPP  
【中图分类号】D73/77     【文献标识码】A
 
8年之前,奥巴马以“我们要改变”(Change We Need)作为竞选口号,以高呼改变美国社会的不公平、批判美国的“权贵体制”而赢得总统宝座。如今,奥巴马8年总统生涯已经结束,人们看到的是一片乱象和一个撕裂的美国。
奥巴马版“美国梦”的主要目标
奥巴马当选总统后,似乎大部分美国人都看好他,奥巴马由此开始编制并实施他的“美国梦”。奥巴马的“美国梦”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其一,将重建“中产阶级”作为其“美国梦”的核心内容。奥巴马竞选之前的2006年,美国最富有1%的人占人口总收入的比例为22%,而1976年仅为9%。1990至2008年,扣除通胀因素,中产阶级的家庭收入实际增长率为-34%,与此同时,住房、医疗保险和大学学费却大幅飙升。为此,奥巴马将重建“中产阶级”与重塑“美国梦”相提并论并作出承诺,为所有人提供公平机遇和财富分配。奥巴马还提出为95%的家庭减税,向年收入25万美元以上的高收入家庭增税。2009年1月30日,奥巴马成立了由副总统拜登领导的救援中产阶级的专门机构,其成员包括劳工部、卫生与公众服务部、教育部和商业部的四名部长、多名白宫顾问,以及国家经济委员会、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国内政策委员会和经济顾问委员的主管。
其二,将医疗改革作为其“美国梦”的重中之重。美国医疗保障体系存在着三个严重弊端:一是政府开支巨大且呈逐年增长之势。1995至2008年,美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一直高于13%,2008年达到16%。二是给民众造成沉重负担。2007年,美国人均医疗支出高达7290美元。三是还存在大量未被医疗保障覆盖的人群。2009年美国医疗保障的覆盖率仅为85%,尚有4600万人缺乏基本医疗保障。《美国医学杂志》的调查显示,2007年美国申请破产的人群中有62.1%是因医疗债务、住院费用和其他负担不起的医疗保健费用引起的。
其三,积极推进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奥巴马2009年就任总统后,就自称为“美国首位太平洋总统”,并很快出台“重返亚太”的所谓“再平衡战略”。奥巴马政府试图将TPP打造成“重返亚太”的经济北约,并将中国排除在外。2015年10月5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将中国、俄罗斯等APEC成员中的新兴大国排除在外)完成TPP谈判,并于2016年2月签署协定。截止2017年1月31日,只有日本一个国家完成了国内批准程序。奥巴马将TPP视为其一项重要的政治遗产,试图重塑美国在全球贸易体系的领导地位。
奥巴马的逐梦空间与现实落差
奥巴马任期即将结束之时,美联社与全国民意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民调显示,超过2/3的美国人认为奥巴马没有兑现其竞选承诺。奥巴马的继任者特朗普在上任后的几天内就签署数个行政命令:冻结奥巴马的医疗改革计划、正式宣布退出TPP、在美墨边境修建围墙以及禁止7个国家的穆斯林进入美国,基本终结了奥巴马的“美国梦”。奥巴马“美国梦”的终结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和深层次的现实原因。
第一,随着垄断和金融寡头力量的不断增强,美国社会不公正愈演愈烈。衡量一个政府的好坏,不仅要看其经济发展水平,更要看社会财富分配是否公平公正。奥巴马曾多次提出采取新措施限制华尔街的高收入,其结果总是事与愿违。美国社会学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指出,当代资本主义的关键因素并非自由市场而是垄断。新医疗方案的实施需要在十年内筹资9400亿美元,需要向富裕阶层征税,便受到为数众多的美国人抵制。耶鲁大学教授雅各布·哈克认为,美国是一个“赢家通吃”的社会,“一直在往资本主义寡头政治国家的方向滑落”。
第二,精英政治的决策机制动摇人民逐梦信心,社会极化已达空前程度。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4年报告,美国最富有的10%人口控制71%财富,而80%人口只拥有大约7%的财富。可以说,中产阶级贫困化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现实问题,并已经成为难以遏制的趋势。民意调查显示,63%美国年轻人认为“美国梦”不可能实现。很多西方学者将中产阶级贫困化归咎于全球化和技术革命带来的制造业萎缩、劳务外包、贸易逆差、财政赤字、巨额债务等原因。其实这只是表面现象,深层次的原因无疑是决策者的经济政策到底为谁服务的问题。美国的决策是由精英阶层决定的,中产阶级虽然占美国人口的多数,却无法决策。
第三,金钱政治使民主走向程序化,民众利益在民粹喧闹中被湮没。美国政治属于精英集团的政治,美国的选举是嫁接在精英统治基础上的民主,而美国选民一向有“反精英主义”传统。哈佛大学教授丹妮尔·艾伦认为,金钱政治与收入不平等互为因果。奥巴马的医改初衷是要实现医疗保障的全覆盖,但奥巴马的医改法案通过的历程极其复杂,不仅历时数年,而且经过与国会两院、最高法院的多轮博弈,主要原因是受到包括保险公司、医院等利益集团的阻挠,如今又被新总统特朗普予以冻结。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的当选是美国民众对奥巴马“美国梦”失望的反映。
第四,奥巴马试图扭转美国的超级大国衰落趋势。美国精英集团始终有一种优越感,认为作为“上帝的选民”有“拯救世界的义务”。奥巴马上台后作出了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与伊朗达成核协议,推进环境立法及批准《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等一系列举措,甚至还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奥巴马还曾得意地宣布美国还要领导世界100年。但奥巴马政府针对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崛起,提出“重返亚太”实施“战略再平衡”,殊不知,美国已经无力为国际社会承担与其地位相对应的公共产品。特朗普试图另辟蹊径,奉行孤立主义,提出“美国第一”,退出TPP,奥巴马版“美国梦”随之化为泡影。奥巴马版“美国梦”不仅在美国国内无法做到公平公正,其称霸世界的梦想正随着美国国力的下降而大打折扣。 
(作者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北京高校建设开放型经济强国的理论与实践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教授)
 
【参考文献】
①张兴祥:《“美国梦”衰落了吗?——奥巴马政府重建中产阶级基石的动因与举措》,《国际政治研究》,2015年第3期。
②[美]巴拉克·奥巴马著、孟宪波译:《我们相信变革》,北京:中信出版社,2009年。
责编/谭峰    美编/王梦雅
 
附原文链接:
http://www.rmlt.com.cn/2017/0307/463124.shtml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