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王志民)解读《中缅原油管道运输协议》
2017-05-15
(来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2017年04月14日)
中国和缅甸打破了政治壁垒,这有助于最终商定从孟加拉湾向中国西南部输送石油的一切商业条件。《中缅原油管道运输协议》是两国关系在西方和日本试图遏制中国条件下的极大突破。这是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采访的专家们表示的,他们对缅甸联邦共和国总统吴廷觉4月6日至11日之间首次访华进行了总结。
对缅甸联邦共和国总统吴廷觉来说,重要的是在缅甸政府军在对阵地方反叛武装时预先得到政治和道义支持,缅甸地方反叛武装所在地恰好与中国直接接壤。他得到了这方面的保证。在吴廷觉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谈判后,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表示,中国完全支持缅甸取得全国和平与稳定的努力。
中国的支持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接收和安置本国境内的数千名缅甸难民。俄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艾达·西蒙尼亚注意到了这一点:
“中国对缅北确立和平的兴趣不比缅甸小,不仅是因为原油管道要通过缅北这些区域。中国因缅甸边境战斗行动升级而经受极大不便,因为缅甸军人动用空军镇压反叛武装。只要空军一出现,几万名缅甸难民就会涌向中国境内。中国接受他们,安置他们。中国此前也参加过缅甸维和行动,但在过去几个月来,中国越来越积极地努力影响缅甸的对话参加者。中国对确保原油管道运输的兴趣非常大。缅甸内战对打造直通孟加拉湾的经济走廊前景具有负面影响,对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也具有负面影响。因此中国现在更严肃地着手解决这个问题。我希望,中国能够起到重大作用,从而使已经绵延70年的缅甸流血内战最终停止。”
吴廷觉在北京也听到了中国坚决支持缅甸确保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努力的论断。这个问题对缅甸来说是病态的,对中缅关系来说是微妙的。2016年12月,所谓“缅北联合阵线”(又称“北方联盟”,Northern Alliance) 在缅甸北部积极偷袭,该阵线联合了4个反叛武装,其中有相当多因各种原因成为海外华侨的华裔族群。
西方积极利用这些华裔族群得到北京支持的论题,似乎是为了向缅甸新政府施压,而新政府的非正式领导人是昂山素季。对缅甸联邦共和国新总统吴廷觉来说,在首次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过程中重要的是获得保证,事情不是这样的。从各方面的情况来看,他获得了这种保证。
对中国来说,重要的是理解,自己是否能够期待缅甸采取适当措施,制止威胁中缅共同边界安全的分离主义分子的袭击。从各方面情况来看,吴廷觉成功说服了习近平,缅甸政府军已经控制北部局势。中方在谈判后表示相信,缅甸当局能够“以适当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俄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艾达·西蒙尼亚假定,正是对中缅共同边界形势交换互信意见,以及中国在稳定缅甸国内局势上的立场为签署《中缅原油管道运输协议》清扫了道路:
“我假定这种可能性,这种一揽子决议是完全可能的。虽然中缅双方是如此清楚局势,他们对启动这个项目是如此感兴趣,以至于可能无须额外动机。双方感兴趣的是确保走廊沿岸的安全,因此这里甚至连某种妥协都可能没有,只要双方同意即可。”
中缅石油管道的终点在中国云南省,管道全长771公里,从2010年6月起开始建设,预计能够每年运输2200万吨原油。
中缅石油管道的终点在中国云南省,管道全长771公里,从2010年6月起开始建设,预计能够每年运输2200万吨原油。
了解商业谈判进程的消息人士指出,在吴廷觉访华前,缅甸曾经调整了原油的过境运输费用和税收,但港口收费是在访问过程中协商的。缅甸政府发言人向西方媒体表示,港口收费成为“与中方产生重大争端的标的”。封面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志民认为,这份文件的意义已经超越了双边关系的框架:
王志民:“中国与缅甸本月10日签署了《中缅原油管道运输协议》,这条管道已正式开通。中缅石油管道实际上2015年初就已竣工,由于政治变动,一度被搁置。的确,西方国家一直在和中国争夺在缅甸的影响力,日本也在缅甸有许多经济方面的动向,在东南亚给中国的“一带一路”捣乱。西方企图通过政治影响拉拢缅甸,希望缅甸走他们的民主道路,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在削弱、遏制中国的力量。我们也看到,这条石油管道建成两年后才开通。因此,现在中缅石油管道的开通,也可以视为中国和上述国家在缅甸博弈的胜利。”
在《中缅原油管道运输协议》在北京签署的当天,满载14万吨原油的“苏伊士”型油轮(Suezmax)抵达缅甸西海岸的马德岛港卸载。中缅石油管道的终点在中国云南省,管道全长771公里,从2010年6月起开始建设,预计能够每年运输2200万吨原油。
 
原文链接:
http://sputniknews.cn/opinion/201704141022356361/
 
关闭